海师大副教授被举报_演员要靠能力和水平立身

时间:2022/7/7 0:00:00

作者:于国鹏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布全国评比达标表彰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关于2022年第一批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公示名单。公示截止日期为5月23日17时。从这个名单中可以发现,中国电视金鹰奖的部分奖项设置和评选名额进行了调整。最引人注目的调整是,金鹰奖取消了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项,增设了最佳男女配角奖项。这个消息迅速冲上热搜。从网络上的评论不难发现,对于取消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项评选,人们普遍持明确的支持态度。

对于影视剧奖项评选中的群众参与项目,设立最早影响力最大的,当数大众电影百花奖。这个奖项最早设立于1962年,中间停办过一段时间,至20世纪80年代恢复。其火爆程度,即使今天看来依然令人心潮澎湃。中国青年报曾经刊发过一篇报道,其中描述过百花奖的红火:“80年代,百花奖是知名度最高、参与性最强、普及面最广的群众评奖活动,最火时群众投票数以百万计,刊登选票的《大众电影》期发数在80年代初居然达到960万份!为了能投自己喜爱的电影和演员一票,凌晨就在报刊门市部前等待买杂志的人头涌涌。”要知道,那个时候,选票都是要装在信封里邮寄的。在这篇报道中,还特意举了一个例子,“沈阳玻璃厂,有4000职工,只有一张选票,为充分表达工人们的意见,用大红纸把候选影片、候选人名单公示,大家预选、讨论,民主集中半个月,才慎之又慎填好选票寄出。”

金鹰奖的设立比百花奖晚了二十多年,始于1983年。不过,金鹰奖设立以后,正好赶上电视机快速普及,受关注程度和火爆程度不亚于百花奖,每次评选自然也是万众瞩目。2000年,中国电视金鹰奖评选升级为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奖项也进行了一次较大调整。其中,最佳男女演员的评选,调整为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评选。观众喜爱演员入选名单,包括男女演员主角、配角各3名,即共12人。多位明星曾经入选甚至不止一次入选过这个名单。2020年,第30届金鹰奖评选,这方面的奖项设置变成最佳男女演员、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各1位。直至此次再度进行调整,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项取消,增设最佳男女配角奖各1名。

这个奖项的调整,引发众多关注。在微博上,很多网友转发这一消息的同时,也发表了各自的意见。有的认为,这个调整很好,就该这样,演员靠的是演技和实力。有的认为,这样可以有效避免粉丝投票带来的争议,另外增加男女配角奖各1个,也很合理,毕竟一部作品的光彩,除了主角表现出色,也需要配角的优秀。总而言之,大家取得了相当高的共识。此外,大家的观点也相当一致,演员还是要靠能力和水平立身,只要有过硬的实力,只要能拿出有足够说服力的作品,观众自然而然就会用口碑去投票,就会用票房去回报。在这一点上,其实古今并无差别。

明代张岱曾经写过一篇小散文《柳敬亭说书》,惟妙惟肖地描述了柳敬亭说书的场景,让人身临其境般地感受到柳敬亭说书的超强魅力。柳敬亭皮肤黑,还有满脸的疤痕痘印,被叫作柳麻子。别看柳麻子貌不出众,却是说书的高手。张岱在文章中就生动记述了柳麻子说《景阳冈武松打虎》的与众不同。柳麻子说书,极善于通过细节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文章中写道:“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干净,并不唠叨。夬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特别提到武松至店里打酒的一个细节。武松进店,而店里空无一人,于是平地里大吼一声,唤店小二来接待自己。这一声吼,就把店里的空缸和空瓮都震得嗡嗡作响,让人有一种振聋发聩之感。张岱特别赞叹:“闲中著色,细微至此。”

正因为说书的水平如此之高,柳麻子成为当时南京城里走红的人。有多红呢?他一天只说一回书,要价是一两银子,这个价格已经算是相当高了。不仅如此,想要请他说书,需提前十天把请柬和定金送过来,即使提前约好了,到时候他还常常抽不出空来。在张岱眼里呢?这个说书水平超高的柳麻子,尽管相貌奇丑,但足以同另一个走红的歌妓王月生相媲美。这就是口碑。

刘鹗在《老残游记》中提到唱梨花大鼓的白妞,也是通过多方铺垫来彰显白妞的口碑,渲染白妞说书水平之高。老残到济南的第一天,直接来到小布政司街,也就是如今的省府东街,找了家高升客店住下。歇宿一晚后,他就急着出来,四处溜达看风景。游览大明湖回来,看见小布政司街墙上贴着一份“说鼓书”的广告。这个时候,老残对白妞唱梨花大鼓的魅力和影响力尚一无所知,但是,书中已经开始铺垫:(老残)只听得耳边有两个挑担子的说道:“明儿白妞说书,我们可以不必做生意,来听书罢。”又走到街上,听铺子里柜台上有人说道:“前次白妞说书是你告假的,明儿的书,应该我告假了。”一路行来,街谈巷议,大半都是这样的话……这让老残十分疑惑,白妞是何许人,说的又是何等样书,以至于能让做生意的停下了生意,在店里干活的要告假?

回到店里,老残又向茶房打听这件事。茶房向他细细介绍了一番,至于白妞说书的水平,如此描述:“竟至无论南北高下的人,听了他唱书,无不神魂颠倒”“只是要听还要早去,他虽是(下午)一点钟开唱,若到十点钟去,便没有坐位的。”老残听到这里,什么反应呢?还是“不甚相信”。结果,他不过十点钟到的戏园子,里面已经坐得满满的了。戏台前一百多张桌子,只有中间七八张桌子还无人坐,但这些空座却都是已经预订出去的,“老残看了半天,无处落脚,只好袖子里送了看坐儿的二百个钱,才弄了一张短板凳,在人缝里坐下。”这就是口碑。

像柳麻子和白妞,都是通过自己高超的技艺赢得了良好口碑。在他们这里,艺术水平高,不存在虚夸,口碑好,没什么水分。观众也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用口碑给他们打分投票。后来,随着技术的发展,投票打分的方式不断更新。比如,风行过短信投票、网络投票,再后来,又出现了更多平台、更多样式的打榜投票,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按理说,这是好事,可以让观众投票更方便,提升参与度,提高覆盖率,扩大影响力。然而,因为某些不规范的操作,又遗憾地让打榜投票改了初衷,偏了方向,变了味道。这样的一些投票,就变成了不能反映事实的虚假数据,变成了一个没有实际价值的花架子,甚至变成了别有用心者进行流量收割的工具。

其中,受到广泛批评的一项做法是控评,试图通过控评来引导或改变口碑。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徐海龙表示,所谓控评,实际是指在各种网络平台上,通过占领评论前排、点赞好评、养号刷分、评论注水、劝删或举报恶评等一系列数据化操作,来控制作品或艺人的评论风向,使之呈现出正面、高分评价的舆情常态。他认为,从本质意义上讲,控评违背了作者与观众的沟通初衷。需要明确的是,对优秀艺术作品的审美品位和价值观的正面舆论引导是必要的。但是,“在激烈市场竞争下,不免会出现强行洗白、恶意抹黑和收视率(播放量)造假的现象。不仅如此,控评行为涉及网络社交,容易引发网友互踩、互撕、谩骂、网络恐吓,甚至线下冲突等恶劣社会事件。”面对这种状况,徐海龙特别表示,“文艺作品的价值是触及灵魂,而非量化指标,更不是自造虚假数据;文艺评论界应是百溪活水,而不是粉黑站队,更不要丢失口碑和公信力。长期来看,违法控评对创作方、播出平台、营销方、受众都造成了伤害,终归是一场负和博弈。”

金鹰奖的此次调整,正是为了塑造和强化演员实力、作品和口碑之间的正向关联。可以相信的是,奖项无论怎么变,都不会埋没任何一个好演员;奖项的每一次改变,都是为了让真正优秀的演员更顺利地脱颖而出。(于国鹏)

原标题:远离沙滩上的口碑

来源: 大众日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
2.18636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