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升_“铁路公交”40多年风雨无阻见证宁夏变迁

时间:2022/7/2 0:00:00

“铁路公交”40多年风雨无阻见证宁夏变迁

停靠在银川火车站的7524次列车。新华社记者何晨阳摄

新华社银川8月31日电(何晨阳、谢建雯)早上7点10分,由宁夏银川火车站开往贺兰山深处汝箕沟车站的7524次列车准时开车。在银川市做生意的马斌是这趟车的常客。

“这趟车我坐了近30年,到大武口才4块钱,坐大巴要20多元。”今年60岁的马斌说,上世纪70年代,他从青海老家到银川做生意,后来因生意原因,经常坐这趟车去往石嘴山市大武口区。

汝箕沟站位于贺兰山深处,由银川客运段担当、开往这里的7524次列车,在一些铁路发烧友眼里是个“传奇”。据了解,这趟列车是银川火车站开往贺兰山深处的唯一一趟旅客列车,自1972年6月1日开行以来,40多年风雨无阻。

自银川始发后,列车途经暖泉、石嘴山、平罗、大武口、大磴沟、呼鲁斯太、白芨沟,终到汝箕沟站。虽然直线距离不到100公里,但全程却需运行4个多小时。

即使在沿海地区坐过高铁和磁悬浮列车,马斌说这仍是让他最难忘的车,已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坐高铁时我跟人聊天提到我们这列火车,别人不相信,说哪有这么便宜的、哪有这么慢的。我说我们那山多,有了它,大家出行方便了,票价也便宜,全程才需要九块五。”马斌说,在这列火车上,他与不少列车员都成了朋友,平时见面也会打招呼。

“铁路公交”40多年风雨无阻见证宁夏变迁

7524次列车内景。新华社记者何晨阳摄

列车长时爱玲,在7524次列车工作已有两年多。“这趟车满员可载636名乘客,因为是沿途通过银川、大武口的唯一一趟铁路公交,所以每到周末基本都是满员。”时爱玲说。

上世纪70年代就在7524次列车上担任列车长,如今已66岁的刘玉霞,28日和20多名曾在这列列车上工作、目前已退休的同事,一起重返列车追忆青春。

“不管是车里还是车外,都变化太大了!”刘玉霞说,现在车上保温设施更好了,木椅也变成了软座,舒适度更高了。当年厕所没有保温设施,一到冬天就结冰,经常要用钢钎砸冰。

“车外环境变化更大。”与刘玉霞同行的洪静云说,7524次运行的线路由于地处贺兰山与乌兰布和沙漠交界处,所以当年从大武口站开始,铁路两旁就布满了连绵的沙地。

“风吹沙石跑,遍地不长草。这是我们当年形容沿途‘风光’的顺口溜。”洪静云说,当时是蒸汽机车,加上外面沙尘大,列车窗户常是黑的。

“你们看现在山上有草、沟里有树,连天都蓝了!”洪静云指着窗外,跟几位老同事说。几位同事边表示赞同,边举起手机拍照。

“那年暴雨,咱们在这停过一阵子”“这当年可都是土坯房,现在全种上树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列车很快便开到了汝箕沟车站。

“铁路公交”40多年风雨无阻见证宁夏变迁

老列车员回到汝箕沟站重温青春岁月。新华社记者何晨阳摄

看到老前辈们到车站怀旧,汝箕沟车站站长杨小军提议要带大家去看看新宿舍。看着宿舍里洁白的墙壁、整齐的床铺和打开通风的窗户,一位老列车员笑着问道:“这儿现在敢开窗户了?”

“敢开了。现在贺兰山在进行生态修复,树和草多了,空气好了天也蓝了,连小动物都多了,再也不会一开窗就满屋灰了。”汝箕沟车站副站长李瑞升接话道,“一大早,野鸡就在山上叫。这两年的环境比以前有很大改善。”

“这儿以前密密麻麻不少土坯房,现在咋都不见了?”一位已退休多年的列车员问道。

“居民都搬走了,这几年石嘴山市搞棚户区改造,都搬到城里住上楼了。”李瑞升说。

“铁路公交”40多年风雨无阻见证宁夏变迁

7524次列车停靠汝箕沟车站。新华社记者何晨阳摄

在汝箕沟站短暂停留后,洪静云和她的老同事们踏上了返程列车。列车快到银川市时,百米外的高铁施工现场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银川客运段职工李峰峰向大家介绍说,那是正在修建的银川至西安高速铁路,而且,客运段的乘务员们目前也开始接受高铁相关培训了。

“高铁通了会是啥光景?”“那宁夏的发展速度肯定更快了!”两位乘客在车厢里交流着。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
0.24054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