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边防军_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时间:2022/5/18 0:00:00

1941年6月22日凌晨4点,德国军队突然对苏联展开了入侵。虽然此前得到过许多有关于德军即将进攻的情报,苏军方面也确实做出了许多努力。但苏联总参谋部判定德国是在采取挑衅行为,所以苏军对边境筑垒地带的增兵也就十分谨慎,“国境掩护计划”中本应立刻赶至国境筑垒地带展开的第一梯队,大多都还在距离国境线较远的地段驻扎。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本来苏军是不希望将局势变得太过紧张,却没想到这直接成为了他们的软肋。德国人的进攻来得凶猛而迅速,苏军获悉德军即将进攻的情报时已经晚了。西南方面军的边防军部队在1941年6月21日深夜抓到了一名越境投诚的司务长,他交代德军将在22日凌晨4点发动进攻,此消息被迅速上报给莫斯科,而莫斯科则在22日0点25分发出了战斗警报,可惜电报全文实在太长,西南方面军收取电报就花了两小时,而在西南方面军司令部讨论电报和计划调遣部队时,德军已经对他们展开了进攻。

和苏联西南方面军对阵的是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在弗拉基米尔-沃伦斯基、佩列梅什利的防御地段,也就是西南方面军的第 5、6、26 集团军的正面,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展开了37个师的强大兵力。这些部队包括有25个步兵师、5个装甲师、4个摩托化师和三个党卫军师,为其提供航空支援的是拥有各型作战飞机1300架的德国空军第4航空队。毫无疑问,这是一支强大的入侵部队,而西南方面军的部队尚未做好战争准备,很明显他们将处于不利状态。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德国南方集团军群首先对国境线上的苏军边防分队和尚未完成工事构筑的筑垒地域的少量守备部队进行猛烈突击。尽管是遭受到德军优势兵力的突然袭击,但这些分队的指挥官英勇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们没有一个人在占绝对优势之敌的猛攻下放弃自己的阵地。各边防分队和筑垒地域永备发射点立即变成了一个个四面受敌的小孤岛。他们被德军优势兵力团团围住,进行着力量悬殊的战斗。

由边防军的苏尔任科中校指挥的第98边防总队的边防军战士们表现出了惊人的坚定和勇敢精神。该总队下属的第9边防分队在古谢夫中尉的领导下,曾数次对德军实施反冲击,这让狂妄自大的德军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面对德军凶猛的攻势,第9边防分队未从自己的阵地上后退半步,超过600名德军官兵在他们的阵地和与其相邻的筑垒地域阵地迎来了自己的结局——变成躺在地上的尸体,等待着他们的战友给他们收尸。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相比于第98边防总队,贝奇科夫斯基少校指挥的第90边防总队情况就更为恶劣。该纵队恰好处在德军的主要突击方向上,遭遇的敌人远多于第98边防总队,但他们同样展现出了大无畏精神。

该总队下属的第13边防分队在洛帕京中尉的指挥下英勇抗击德军,尽管他们的房屋和工事大多都被德军炸毁,但他们仍旧坚守在被毁建筑的地下室内坚持抵抗,德军在这个小小的抵抗据点前激战了11个昼夜,全体边防军战士都战死在了这里。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由塔鲁京中校指挥的佩列梅什利边防总队同样英勇,其麾下的涅恰耶夫中尉率领的边防军分队在防御地段上有一座桑河大桥。德军为了夺取这座桥保证他们的推进,派出了一个经过特种训练的支队夺取桥梁。德军的特种支队确实骁勇善战,很快就夺取了这座桥梁,但边防军战士们对德军实施了坚决的反突击,成功击退了这支德军特种支队。

恼羞成怒的德军随即对边防军战士进行炮击,并派出部队从两翼渡河并包围边防军分队。涅恰耶夫中尉和他的战士们英勇作战,战斗最后只剩下中尉一个人,他用最后一颗手雷和试图抓捕他的德军士兵同归于尽了。

有关于边防军的战斗记录,大多来自目击者的报告,有些是边防军幸存者——大多是来自友邻阵地的幸存者,还有一些是来自被俘德军官兵的供词。比如说一名被俘的德军下级军官就曾在审讯中交代他们曾经在拉德姆诺以东攻击斯柳萨列夫中尉率领的边防军分队,边防军战士们的英勇让他印象深刻。

据他交代,德军无论用何种办法都不能击退这些边防军战士,任凭他们有何种优势也不能将只有两三人的边防军战士赶出掩体,往往只能用炸药来将边防军战士占据的工事炸毁。可就算这样,哪怕只有一个边防军战士还能动弹,那么这个战士就会立刻投入战斗,直至这个战士也战死为止。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按照这名德军军官的说法,想要俘虏苏联边防军战士是很难的,因为这些边防军战士宁可战死也不会后退和投降。只有两种情况能够俘获边防军战士,第一种情况是这名边防军战士已经濒死了,这种俘获显然没有什么价值。

第二种情况是边防军战士失去了作战能力,比如说被爆炸的炮弹震晕过去,或者伤重到失去知觉,否则无法抓到任何俘虏。即便幸运地抓到一名边防军战士,那么他醒过来后多半也会尝试自杀,绝不让德国人将他抓进战俘营去。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需要指出的是,西南方面军的大多数国境筑垒地带上的工事都没有完工,只有少数永备发射点可供使用。而绝大多数的野战工事也没有投入使用,因为本该占据他们的方面军第一梯队没能抵达这里。

德军可以在炮火支援下迅速地封锁这些永备发射点,战斗在这里的守备分队面临比边防军更为困难的局面。德军的火炮和坦克用混凝土破坏弹进行直瞄射击,守备分队的战士们奋勇战斗,用自己微弱的兵力阻挡着敌人。

斯特鲁米洛夫筑垒地域上由库利什少尉指挥的永备发射点在战斗初期就被德军合围,库利什少尉率领战士们坚持抵抗敌人,甚至冒险冲出工事和德军展开白刃战。佩列梅什利筑垒地域两个永备发射点分别由达宁少尉和恰普林少尉指挥,他们也顽强地战斗到了最后。

达宁少尉身边最后只剩下梅尔库洛夫上士,上士在突围中用手雷和德军同归于尽,达宁少尉则在经过一系列拼杀后幸运的到了友军阵地上。而恰普林少尉则更为英勇,他和他的战士们死守能够控制铁路桥的永备发射点,硬是阻击了德军整整一周,最后在弹尽粮绝下全部壮烈殉国。

苏德战争第一天的苏军悲歌,边防军孤军奋战,援军难至国境线

在战争第一天的战斗中,边防军和守备分队最先遭遇德军,却用英勇的战斗让德军付出了沉痛的代价。确实,国境线上的哨所和筑垒地带中的兵力十分稀少,可德军就是不能轻易地消灭这些英勇的战士。

他们只有守到撤退命令才会向后方转移,否则就会赶往尚在战斗的友军阵地坚持作战。纵然敌我兵力悬殊,英勇的战士们却不准许德军如此轻易地深入苏联境内,他们用生命证明了他们无愧于军人的荣誉,也让德军的闪电战在第一天就吃到了苦头。

参考文献:《巴格拉米扬元帅战争回忆录》《苏德战争1941-1945》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