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_完全不相同的“照顾”和“照护”

时间:2022/7/2 0:00:00


完全不相同的“照顾”和“照护”

1

老太太来了好几天了,老太太住在我的房间,我给自己买了个单人行军床还没到。

如果孩子不回棉一住,我就得打地铺,有地暖,睡在瑜伽垫子上也无所谓。


3月4号孩子鹿泉上学,因为行李多,我借了个车,好久没开过车有点紧张,没一会汽车就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又享受了一次驾驶的快感。

开车这玩意就跟人类所有学会的技能一样,一旦会了就转化成本能终身难忘。


开车到学校才知道所在带的行理除了衣裳,其他被子褥子,床单被罩都没必要,学校已经统一准备好了,只是价格不菲。


去领军训服装我给孩子要是最大号的,刚离开学校,孩子说穿上紧的蹲下就会开裆,我说这事你自己解决,去找管生活的老师换特大号的,如果没有,你只能穿你带去的裤子,实在不行我给你找一套的大号97式军队作训服,真正的军队作训服穿不坏,发给你们的军训服,原来我们新乐印染厂加工过,黑心商人买匹布做成后成品,学生军训服出厂价22块钱一套,那服装的原材料就是收来的矿泉水瓶子。


随后儿子给我发视频说这帮同学们连铺床都不会铺,更不会把被子装进被套……

我说你去帮帮他们。

儿子这些生活技能,我早就把他训练好了。

我除了怕儿子打架,不服从管教,其他的我倒是很放心的。


2

开车回来的路上心里挺难受的,孩子跟我在一起相依为命6年多,这一上学两个月见不到了,看他宽阔的背影头也不回得走进学生公寓,也不回头看老子一眼,真不够意思。


急急忙忙开车回家给老太太做中午饭,

大骨头汤浓缩膏加水和青菜煮好最后撒上香葱。

石家庄藁城宫面煮好后浇上汤料。

老太太直呼好吃。

老太太对吃的要求纯粹手工制作,她要知道我用的是外面买来的汤料,她下次就不会再吃了。

原本就是网上买来制作好的汤料,我很不厚道的假装是我熬制的汤料,开始自由发挥讲解制作的艰难。

妈问我: 你的汤怎么熬的?真鲜。

我说: 妈你知道为什么的汤这么鲜吗?我是用牛棒子骨和鸡架子加上紫蔻、砂仁、肉蔻、肉桂、丁香、花椒、大料、小茴香、木香、白芷、三奈、良姜、干姜熬制了一夜。


我这一吹牛逼立马就遭报应。

为了满足我妈的好奇心解释那些我妈不知道的香料,我妈耳朵聋,我得大声的喊叫她才能听见,解释清楚后,我嗓子沙哑了,可以和崔健去唱摇滚……

让我在雪地上打个滚。


3

我弟再三嘱咐我,给咱妈炒菜少放油,里面不能放一点盐,如果她想吃咸的她会自己会加,可这几天吃饭时候我把盐瓶放在餐桌上,她从来没有加过盐,人一点盐也不吃可不行。


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妈妈现在不吃任何咸的是一种形式的偏执,人缺少盐会产生低钠反应,浑身乏力,心跳加速,出现幻觉,低渗透性脱水,会影响胃酸的合成,进而影响消化系统,甚至会危及生命,


我根据低钠症的现象一项一项问她,得出结论她需要补充盐分。

问妈妈为什么不吃盐,她说吃了盐我想吐痰。

我有点糊涂了,正常吃的太咸了会口渴会多喝水,解释吃盐后为什么想吐痰?这是一个科学难题。

让她吃点盐却是个大问题。


我想起来很早以前的一个故事,日本人为了围剿山里的游击队,禁止村民把盐带进山里,闹得游击队员们浑身无力,也就是现在说的低钠症。

村民们为了给游击队送盐,把棉袄浸泡在盐水里,凉干了穿在身上,进山后用水把盐泡出来,给游击队送来了盐。

这个故事我相信我妈也知道,而且我妈现在的特点对过去的事记忆更清晰。


我说: 妈原来你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我就把这个村民给游击队送盐的故事讲了一遍。

我妈迷迷糊糊也认同了。

是的,你们小时候我经常给你们讲故事,这个故事我讲过。

我说你现在浑身没劲就是缺少摄入盐。

我妈点头说是。

随手夹了一块我做的齁咸的板鸭。

吃完说这鸭有点咸,但是味道不错。


前几天的中午又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平时蔬菜我炒两份,一份咸的我吃,一份淡的妈妈吃,而且妈妈那份菜要煮得稀烂。

那天儿子去厨房端菜,把我们吃的蔬菜端了上来,我喝酒时候没在意,我妈就着米饭把那把那碗蔬菜吃完了,等我喝完酒去厨房才发现给我妈做的那份菜还在锅里。

我问我妈今天你吃的菜味道怎么样?

我妈说: 不错不错。

我笑了。

我妈的味觉肯定是退化了,她拒绝摄入盐,这是心理偏执而不是生理问题。


4

我妈肯定被中国由来已久的养生观给坑了,她认为老年人就得吃少盐少油清淡的蔬菜肉要少吃,老年人吃粗茶淡饭最养生。

粗茶淡饭

蛋!!!!

这些坑人的养生道理,不知道是哪个坑爷坑奶奶的家伙编出来的,怪不得养生专家们都死的早。


科学证明越是老年人越需要补充蛋白质脂肪,常年吃粗茶淡饭,会让老年人越来越虚弱。


妈妈很少吃肉,她说吃了肉胃不消化,特别拒绝吃猪肉,说吃了猪肉会拉稀。

我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喝牛奶会拉稀,因为我不耐乳糖。

吃猪肉拉稀那是怎么回事?


那天中午说好了包饺子,我吃猪肉韭菜馅的,给我妈包西葫芦鸡蛋馅。

我弟妹说咱妈吃饺子必须手工擀皮,外面买的饺子皮她是绝对一个不吃的。


我跟我妈明确的表示,我根本不会擀饺子皮,我从来包饺子都是买饺子皮,这次也是如此。


但是煮饺子出现了点小事故,把猪肉馅的素馅的煮在了一起,煮好后我挑了半天,基本上把猪肉馅和素馅的分开了。

猪肉馅儿的饺子一盘20个,素馅饺子一盘14个。

可没想到我妈吃的第一个饺子就是肉馅的,后面吃的几个都是肉馅的,我端饺子的时候,明明把素馅饺子放在我妈跟前,把肉馅饺子放的离她很远,肯定是她趁我没注意调换过来的,她为什么要调换呢?

我不想细想,我装不知道,我妈剩了5个饺子,也就是说她吃了15个,她吃了那么多,吃完饭我一直担心她会去拉稀,结果她没拉稀,精神抖擞的跟我聊了一下午,聊的内容非常魔幻现实主义,加西亚马尔克斯听了都会被气哭。

其间我一接电话她就问我: 打电话的那是谁?

男的女的?

找你干什么?

他们有什么事?


那天悲催的电话还特别多,弄得我一接电话怕我妈提问太多影响我思路,就开门出去接电话,顺便在门口抽一颗烟,抽完烟回屋,继续听我妈唠唠叨叨的痛诉百年孤独式的革命家世。

唉,吃猪肉原来不会拉稀,只能让人亢奋一下午。

直到5点我妈说: 我要睡一会去,我已经定了闹表了,6点起床吃晚饭。


我也有睡午觉的习惯,这些天一直没睡成,因为只要我一睡,她就过来叫我,我根本没法睡午觉。

今天我看她睡了我也倒头睡着了,睡醒觉快7点了,


5

晚饭简单,我妈喝一碗八宝粥,我吃肉喝一杯酒。

晚饭7点开始吃。

聊天直到9:30。

但聊天的话题让我很不爽,我妈一直在攻击对她特别好的我两个兄弟和弟妹,说我弟妹晚上给他熬的粥,黑黢黢的,一点营养都没有,饿的她半夜得起来吃宵夜。

都说食肉会增加人的攻击性,看来这是真的。

妈妈中午吃多了猪肉饺子,晚上一直在攻击别人,而且攻击对象是照料她最好的人。


比如,我弟妹给她做的都是手工面,我给她做的就是买来的宫面。

我妈说我弟妹擀的面条太粗,让她无法消化。


我忍的性子一直听她各种抱怨,我突然明白过来: 负责照料的人照料得越精心,越会与照料对象的奋起抵抗迎面相撞。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被疾病夺去的,并非只有记忆功能,就连性格也会发生变化。

具体到母亲身上,便是对自己的情绪控制和对周围人的体恤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各种指责不满以及猜疑。


儿子上学走了,我不用照顾儿子,我能全身心24小时照护母亲。

但“照护”和“照顾”,却是完全不同的。

照顾孩子把孩子养大伴随着快乐,照护却没有。

有的只是你要不停的应对各种症状出现和日益加剧,以及对护理需求的不断增大这一令人伤神劳心劳力的现实。

你只能面对现实,放宽心态,把各种挑战当成研究课题,把应对挑战当成生活乐趣,

事实也是如此。


我习惯唠唠叨叨的讲述生活,只要你们喜欢看,我继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
0.2350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