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花开的声音_听花开的声音

时间:2022/7/4 0:00:00

“我用春天的一地花将你搂紧/归来的路上空谷传音/有多少花瓣艳丽如你/就有多少守望在我心中化羽/任无限春光照彻无边原野/将春天的一地花与你连在一起”。读张永刚老师的诗集《一地花》,顿觉心灵敞亮、空灵隽永,一行行精巧的诗句,构成美丽深远的意境,一首首源自爱与真的吟诵,如同静静聆听花开的声音。凝视每一个动人场景,将感动的分量继续增加,温暖着真善美的灵魂。

张永刚老师是曲靖师范学院副校长、文学博士、二级教授,中国文艺理论学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万人计划教学名师、云南省教书育人楷模、云南省高等学校教学名师、云南省首届教育功勋奖获得者、云南省高校教学科研带头人,曲靖市珠源文化名家。共获20余项国家、省市级奖励。出版学术著作(含合著)10部。在《文学评论》《北京大学学报》《文艺理论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多篇被《文艺理论》等刊物转载、摘要。

张永刚老师不仅在文艺理论研究领域颇有影响,而且在诗歌创作上成果丰硕。他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诗歌创作,在《诗刊》《诗歌报》等刊物上发表了大量诗作,通过对神话滇东的演绎及对“河流滇东”的审美开拓,促进了“诗意滇东”的成型和生长,被誉为“诗意滇东”一个有贡献的诗歌实践者。《一地花》是张永刚老师继《永远的朋友》《岁月深处》《飘动的云》后的第四本诗集,由云南人民出版社2020年2月出版,分春、夏、秋、冬四辑,收录了诗人近三年创作的122首诗歌。

诗言志,诗缘情。《一地花》立意高远,情理并重,表达了诗人爱美向善趋真的人道主义情怀。如《紫花铺地》中的“我看到一地紫花将你浮起/让你与春天贴得更近/让你被无限春光养育/让你目光所及/遍布河流与花野/让神性的笑意解开渴望/并将逐渐暗淡的傍晚重新照亮”,一地紫花,平添几许诗情画意;河流花野,胜过千丛国色天香,诗歌的意趣堪与桃源美景相媲美。《立春》中“我想听到花开的声音/犹如心中的问候与等候/将清晨的露水唤醒/我想看到阳光的指尖拂动/将花逐一染红”,简约的画面,含蓄的情感,明媚的天气,温暖的心,非常美。于凡景中寄予不凡情理者比比皆是,如《风》中“剪影在千年清水中结晶/梦醒时白衣盛雪/抬起头来/屋内屋外/百花瞬间开放/胜过节日庆典”,《大海》中“大海在你面前/连同它的大鱼/一起被我看见/它们近在咫尺/又那样遥远/让我彻夜难以入眠”,无不充满着率真与洒脱,读来思绪飞动,使人遐思深远。

诗是艺术,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一地花》内容丰富,特别是对故乡罗平乡土风情的描绘,令人向往,诗意盎然,成为诗人构建乡土情怀诗性世界的精神维度。如《初春的回忆》中“透明的一角掠过罗平/万物深深感动/送来朝拜的果实/让那个秋天获得再生/而今我历尽繁华/深信梦里的节日更像节日/我站在你站过的地方/承受重新释放的酒力/看到大地幻象纷纭/精灵呼之欲出/微笑在惆怅深处/比遍地黄花更为艳丽”,罗平的土地上散发着浓郁乡土气息和阵阵芳香,承载着无尽乐趣,早已成为诗意的栖居地。《春节》《我只叫你故乡》《菜籽落入罗平的土地》《看菜花》《九龙瀑布》等,通过生活细节来表达诗人内心的故乡深情,试图以一种亲切的方式靠近我们所置身的生活与人群,用朋友的口吻表达诗人所体验的欢乐和痛苦,以及诗人所追求的信念,宁静的生活。

诗的语言讲究凝练简约,情感真挚。《一地花》的语言,韵律和谐,节奏鲜明,格调铿锵,朗朗上口,耐人寻味,将意象与抒情、视像和心像、静态和动态完美交融。《父亲节》中“在这个日子我同时看见/您过去的身影和现在的沉默/在人世与天国的缝隙中出现/您让我回到您不多的话语中间/用温暖的手将我捏紧/让我再次成为一个爱哭的孩子/在这个日子流下眼泪”,寄托对父亲的无尽思念;《纪念日》中“这个相望的正午/被一粒糖照亮/它来自简洁的回应/来自春光/对这个日子的钟情/来自一条河/不动声色的流淌/来自风/在春天放肆的奔跑”,抒发对家人深沉的爱;《女儿》中“渴望天使/送来另一个天使/渴望你/遵循神意,成为母亲/比夏天更为博大”,对女儿临产充满担心与祝福;《夏天到来的孩子》中“三楼的门,守口如瓶/带着平凡中宏大的神圣/随你来到七楼/你在这里小憩/并正式获得共同的凝视”,对小外孙出生满是期待与喜不自禁。质朴的语言将情景与现实的意象交融,情感有深度和力度,细而不腻、张弛有致,把绵密的情感蓄积沉淀为有重量、有张力的情怀。

想象是诗人不可或缺的品质。《一地花》想象奇特,联想丰富,思绪邈远,别具一格。如《夜读》中“来自一部经久的典籍/你要去的地方/经过细腻的描绘/白云开始起伏/风开始追赶鸟群/至于另一些景致/超出了凡界”,诗人夜读一部典籍,联想到了白云、风,以及另一些景致,用跳跃含蓄的语言,创设出一种画外有画、言外有意、令人回味无穷的意境。《隧道》《有雾的正午》《梨和木瓜》《双梦》等,经过内心的发现和精神的省察,场景和细节随着新鲜的意象跳跃而来,然后又从虚空的左冲右突中寄情于景、借景抒怀,从而能感知诗人血液的温度和心灵的律动。“身体”健美,“灵魂”才能舞蹈。

我禁不住在想:为什么诗人要用那些灵光闪耀的盛开,或者沉静清灵的馨香照亮短促的语言,使之成为栖居的诗意家园?读罢《一地花》,如临仙境,忘忧脱俗,心里充满深情期待,期待能时时静静聆听花开的声音。正如诗人在《自序:写作的力量》中所说:“生活对每个人的恩赐总是采用属于这个人的独特方式,但需要你用心感悟,用心接纳。春夏秋冬,南方北方,我的花以我喜爱的方式开着,超越了季节的律动和大地的宽阔,仿佛时空之外的星光将平淡世事照彻,也将创造的灵感和动力赋予我,使我有理由有必要用自己的方式捧起这花朵,并让她的开放带来一地绚烂、四季明媚、满目灵秀。”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花海里,一地都是花儿。在触及诗中的爱这强大力量的鼓舞下,我静静听花开的声音,忍不住写下:鸟鸣的早晨/空气还是微冷的/你在倾听/以一座雕塑的姿势/默默地倾听/在听些什么呢/叮咚的泉水/小草的呼吸/还是春风的剪裁声/或者……/忽地,你笑了/微微地笑了/我分明看到/几只兴奋的蜜蜂/正向你飞去/我终于明白/在你心里/花开的声音/是这个季节最美的风景/而你/却不知道/其实最美的风景哟/正是你自己。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
0.19542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