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丨卫辉】陈鸿溪丨特殊的人情(小小说)

时间:2022-05-10 10:45:38

小小说

特殊的人情 作者/陈鸿溪  小张年近四十,寡言少语,喜欢独处,人送绰号“独行侠”。膝下两个儿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对于两个儿子的未来,一想到车呀,房呀,小张就眉头紧锁,几乎每天一副苦瓜相。他深知几亩薄地难养家,所以常年在山西打工。地处山区的建材工地,整天灰头土脸不说,关键也没有休闲去处,所以,下班以后,几个来自本村的伙计们吃过饭,冲冲澡,闲聊,打牌,喝酒就成了男人们必选的娱乐项目。小张几乎不参与活动,闲聊也话不多。打牌?你哪怕“三缺一”,他也退避三舍。“不就是几块钱么?你咋裤裆里放屁——想不开?”“哥们高兴,要不,我借你一百块钱!”任你叽叽喳喳,小张心静如水,总是吭吭哧哧地说:“不是钱的事,我真的不会。”有人多次发现,小张喜欢独自在山里转悠,这看看,那看看,偶尔坐在石头上,抠出一根五元一盒的“红旗渠”,长长地深吸一口,一双忧郁的眼神,仰视着远方的山头发呆。伙计们私下里议论他:出门在外,非要从老家带几条抵挡烟。五元一盒儿的烟,呛喉咙,弄垮了身体,还想将来娶两个儿媳妇,哼!连老婆都不一定跟谁睡!真是锅里不看碗里看。既然他是“独行侠”,伙计们摇摇头,也无可奈何他。可是,喝酒总得参加吧?咋说也是一个村里光屁股长大的发友,你抠门,不让你兑钱总可以吧?小张扭捏半天,明知所有的理由都不能说服人,总算勉强坐下。只是三杯酒后,小张就连连恳求:“不中了,我不能喝了!”小李挥舞着手调侃他:“你胡说,大家正在兴头上,别想刹车,继续……”小张摇晃着头:“不中,我,我真不能喝了!”。小李咂咂嘴:“男人,不能说不中,女人,不能说随便。懂不懂?”看着大伙儿酒酣耳热的兴奋劲,小张犹豫半天,勉强又坐了下来,只是每次下酒,他只叨花生米。隔三差五,小张参与喝酒,每次都要拿出二三十元的份子钱,可是大伙儿都不收。小李拉着他:“大伙儿没有打算让你出钱,你要真过意不去,回到老家,你把烧鸡牛肉啥硬菜怼上,还个人情,咋样?”小张略一愣神儿,声音提高了八度:“一言为定!”日子似水,大伙儿依旧灰头土脸地工作着,依旧隔三差五享受着夜晚划拳瞎喷的短暂快乐。转眼间,春暖花开,山花烂漫的春天到了。但民工的生活似乎和诗情画意的春天无缘,他们认为,那是文人们吃饱撑了的“无病呻吟”。这天清明节,中午小憩,一向闷葫芦一般的小张开了口:“哥们!今晚咱喝酒,酒菜问题,我全包了!咋样?”大伙儿愣愣神儿,心里说,铁树开花了?小张是不是发烧了?没有听说他核酸阳性呀?“我敢打赌,小张一定有鬼!”小李暗地里嘟囔道。但咋想是大伙儿的事,反正看到小张满脸的严肃,谁也不敢质疑他。烧鸡、牛肉、杏花村酒……当夜晚酒菜摆上之时,大伙儿都惊掉了下巴。“你……不会是犯了啥事儿吧?别一会儿抓你走,小黑屋的日子可不好受!”“说过让你回家还人情,你有点想多了!”等大家七嘴八舌一阵儿后,小张瞪着一双大眼睛,咂咂嘴:“我想多了?哥们想多了!我会干违法的事?我还想当爷爷呢!怎么可能?”反正信誓旦旦,反正“天机不可泄露”,咋办?那就吃吧,喝吧!三天后,小李偶尔到山上转悠,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顿时“茅塞顿开”。回到工地就避开小张,几个人悄悄“开会”,“前天是清明节,散落在山区的坟头,鲜花,祭品,特别是酒肉,都放在坟头无人问津……”“啊……难道……”一伙儿都大眼儿瞪小眼儿。

【第二届老区建设杯征文详情】

作者介绍

陈鸿溪,男,中共党员,中小学高级教师,河南省卫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卫辉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卫辉市庞寨乡柳位完小校长。多年来,在省市级媒体和公众号,发表乡土特色的小小说、散文、文史资料等500多篇。出生于卫辉市人民政府命名的“柳毅故里”——庞寨乡柳位村。省级“非遗”——“柳毅的传说”就发源于这里。

特此声明

凡是作者投稿《智泉流韵》的各类文章都属原创首发,本刊严打剽窃,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主  办: 

   智泉流韵文化传媒

协  办: 

平顶山市老区建设促进会;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平顶山工作委员会;平顶山市诗词楹联协会;

主创人员

总编辑:  郭进拴

             王海水

主   编:  李建设

执行主编:郭方向

副 主 编: 郭向敏

责任编辑:张   瑞

               张婉琬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11937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