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疳积”的现实意义

时间:2022-05-10 10:29:45

说到“疳证”,很多人甚至很多同行都觉得相对陌生而遥远,就连中医儿科学教材中也说:新中国成立以后……本病的发病率已明显下降,特别是重症患儿显著减少。

然而,在现代生活条件下,探讨“疳积”对于现今的儿科临床有何启发呢?

疳证是指小儿饮食失调,脾胃虚损,运化失权,以致气液干涸,临床表现以身体羸瘦、发育迟缓、神疲乏力为特征,往往是积滞的进一步发展,所以古人有“无积不成疳”的说法。小儿感染诸虫,也可转为疳证。

疳积是疳证和积滞的总称,积滞与疳证有轻重程度的不同。积滞是指小儿伤于乳食,损伤脾胃,而致脾胃运化失司,积聚留滞于中所形成的一种慢性消化功能紊乱的综合征。称为“疳积”。

我在《小儿肠系膜淋巴结炎》这篇文章中曾详细论述了很多儿科病的病机:外感六淫邪气,内伤饮食停滞,这内外二因,“内外合邪,胶结停滞,缠绵纠结,最后致虚实兼夹”。

关于外感邪气对于儿童健康的影响,此处不再一一赘述,今文仅浅述疳积的现实意义。

《医宗金鉴》里面提到:“大人为劳小儿为疳,乳食伤脾是病源,甘肥失节生积热,气血津液被熬煎。初患尿泔午潮热,日久青筋肚大坚,面色青黄肌肉瘦,皮毛憔悴眼睛(左目右延)。”

《黄帝内经》开篇第一篇是《上古天真论》,而“天真”一词现在多用于形容孩子,传统经典如《道德经》等中也有关于婴孩本真状态的形容。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所以上古之人做汤液醪醴,为而不用。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之万全。

在原始时代,所得之病多为风雨寒暑,饮食居处。当时,打猎也好,采集也罢,食物的获得很不易,人类和其他野生动物一样,有食物就吃得多,没有食物就吃的少,所以所生之病多为食滞肠胃。类似于《异法方异论》中描述的北方之域的状态:“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脏寒生满病”。

在这一点上,往古人倒是和孩子有类似之处,孩子无忧无虑,饿了就吃。吃东西往往没有节制,所谓“吃饭不知饥饱”,碰见爱吃的吃个死,碰见不爱吃的死不吃。“饮食自倍,脾胃乃伤”,比较容易导致积食的产生。这就是所谓的“乳食伤脾是病源”。

体质偏阳的孩子,和体质偏阴的孩子,吃多了,都会积食。

就是摄入成形的阴太多,阳化不动了。

积食就像一堆湿粮食,闷在哪儿,时间长了,生热了,注意,这个热不是阳气。因为不能被我们利用。

积食内热熏蒸,故而孩子容易自汗,盗汗。津血汗是同源的,人体的汗也是靠水谷食物所生成的,故而桂枝汤服后啜热稀粥,此为养作汗之源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孩子内热重,出汗多,气血津液长时间被熬煎,身体得不到滋养,故而日渐羸瘦。

孩子气血津液被熬煎,得不到濡养,故而需要饮食水谷的摄入,因此孩子总是饿,总是想吃,总是吃不够。

但是,越吃,粮食堆越大,越积,越生内热。

越生内热,出汗越多。

出汗越多,孩子越失于濡养。

越失于濡养,孩子越需要濡养,越饿。

如此循环往复,形成了恶性循环。

越吃越饿,越饿越吃。

越吃越瘦,越瘦越吃。

那体质偏阴的孩子呢?

体质偏阳的孩子,有可能吃太多才积食;可体质偏阴寒的孩子,很可能,吃的不多也积食,为什么?本身阳化气的能力就不足啊!这叫做“浑身是铁能碾几颗钉?”

那食物在体内积着,但是运转不开,不能够被我们所利用啊!

孩子还是缺啊!

于是再来一遍上面的恶性循环:越吃越积,越积越吃,越吃越饿,越饿越吃,越吃越瘦,越瘦越吃。

于是出现了家长的问题:为什么俺们家孩子吃的像饿狼,却瘦的像刀螂?

眼瞅着是营养,但孩子就是吸收不了。

最后怎么样了呢?

就成了“甘肥失节生积热,气血津液被熬煎。初患尿泔午潮热,日久青筋肚大坚,面色青黄肌肉瘦,皮毛憔悴眼睛(左目右延)”

像文中描述的这么严重的孩子,现在少了,可是,反复积食的孩子,可一点都不少。

刚才仅仅讲了饮食的问题,如果再结合上“风雨寒暑”呢?情况就会变得复杂很多。

很多孩子,整天感冒,整天积食,永无宁日。

而很多时候的治疗,又是隔靴搔痒,结果就形成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儿科病。而这些所谓的:鼻炎、咳嗽变异性哮喘、腺样体、扁桃体、霰粒肿、中耳炎、抽动秽语综合征、肠系膜淋巴结炎等等。

仔细观察,很多都有积食不除,外邪不解的情况长期存在。

我们现在就分析一下古代文献中关于疳积的论述和现代一些病的联系:

我们看“疳肿胀”:疳疾肿胀面浮光,传化失宜脾肺伤,气逆喘欬胸膈满,御苑匀气服最良。这种和小儿部分肾病表现有类似之处,但其病原确实疳积。

我们看“疳痢”:疳疾日久频下痢,多缘肠胃热凝滞,或赤或白腹窘急,香连导滞为妙剂。这种和小儿肠道疾患有关系。

我们看“肝疳”: 肝疳面目爪甲青,眼生眵泪涩难睁,摇头揉目合面卧,耳流浓水湿疮生,腹大青筋身羸瘦,燥渴烦急粪带青。“眼生眵泪涩难睁”、“摇头揉目合面卧”其症状类似于结膜炎,抽动证的部分症状。“耳流浓水湿疮生”类似于儿科耳部疾患。

我们看“心疳”:“心疳面赤脉络赤,壮热有汗时烦惊,咬牙弄舌口燥渴,口舌生疮小便红,胸膈满闷喜伏卧,懒食干瘦吐利频”“咬牙弄舌”也类似于抽动证的表现。“口舌生疮”亦有口腔的表现。

我们看“肺疳”:“面白气逆时欬嗽,毛发焦枯皮粟干,发热憎寒流清涕,鼻颊生疮号肺疳”。像不像习惯性感冒,反复咳嗽孩子的表现?

我们看“肾疳”:“解颅鹤膝齿行迟,骨瘦如柴面黑黧,齿龈出血口臭气,足冷腹痛泻哭啼”。像不像生长发育迟缓的表现?

我们看“疳热”:像不像某些孩子的不明原因的发热?

我们看“脑疳”:“脑疳多缘受风热,又乘乳哺失调节,头皮光急生饼疮,头热发焦如穗结,鼻干心烦腮肿,困倦睛暗身汗热”。像不像儿童毛囊炎等皮肤病?

我们看“眼疳”:“疳热上攻眼疳成,痒涩赤烂胞肿疼,白睛生翳惭遮满,流泪羞明目不睁”。像不像麦粒肿、霰粒肿、结膜炎、儿童眼科问题?

我们看“鼻疳”:“疳热攻肺成鼻疳,鼻塞赤痒痛难堪,浸淫溃烂连唇际,欬嗽气促发毛干。”像不像某些鼻炎及口鼻周围毛囊炎的表现?

我们看“丁奚疳”:“遍身骨露号丁奚,肌肉干涩昼夜啼,手足枯细面鯬黑,项细腹大突出脐,尻削身软精神倦,骨蒸潮热渴烦随”。像不像饥荒国家的难民的状态?

《医宗金鉴》里面还有很多疳积的论述,这里就不再一一论述了。

我想表达什么呢?“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医宗金鉴》之所以把疳积分成了这么多类型,是拆分开来方便学者理解及应用,其背后的总的病机就是:“乳食伤脾是病源”。

现代医学创制了更多的专业名词及病名。但其实很多疾病背后或许有着相同的逻辑及病机。追求一个个的具象的疾病或病名,最终有可能“流散无穷”、“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此事需引起医者深思。

现今许多儿科杂病,同“乳食伤”同非常密切的关系,同时:“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中焦的损伤会导致五脏六腑失和,此时孩子却又更容易招致外邪,如此“内外相召”,最终导致纷繁复杂的儿科杂病。

从“外邪不解,积食不除”这样的病机来论治儿科疑难杂症,或许就是我想表达的“疳积”的现实意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