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白眼狼的儿媳妇,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吧

时间:2022-05-09 11:39:12

1

如今很多儿媳妇都不喜欢和婆婆住在一起。

两代人的生活习惯和彼此言语的沟通都存在很大的代沟。

除了生活上的矛盾,经济上也有很多拉扯。

无论是婆婆还是儿媳妇,没钱的弱者,总希望得到经济实力丰厚的一方的帮助。

婆媳本就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强行拉扯上经济,难免让人心生嫌忌。

没有多少儿媳妇愿意掏钱给婆婆用,婆婆掏钱要不是为了儿子,要不是为了自己养老有个依靠。

碰上索要无底线,又没有半点感恩之心的儿媳妇,哪个婆婆又心甘情愿做冤大头呢?

菊香阿婆就不愿意再做这样的冤大头,这场扯破脸皮的婆媳之争,避无可避。

菊香阿婆早年丧夫,一个人靠着一门汤包的好手艺,把儿子张文斌拉扯大,供他上学成家立业。

早年房价便宜的时候,菊香阿婆拿出所有积蓄,咬牙在市中心买了一套大三居。

当时菊香阿婆想着反正自己就这一个儿子,老了肯定需要他养老送终,就只买了一套房子。

后来房价涨得吓人,阿婆也买不起二套房。

二十万聘礼帮着儿子将儿媳妇娶进门,阿婆心口的石头也落了地。

养儿常忧九十九,当妈的就是天生的劳碌命。

起初家里的所有的生活开销都出在菊香阿婆的身上,小两口吃喝不愁,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不懂感恩的子女总认为这都是父母应该的。

苦命的婆婆摊上个没道德的儿媳妇,苦命的日子熬不完。

后来儿媳妇怀孕生子,菊香阿婆也尽到了婆婆的义务,帮着儿媳妇坐月子带孩子,出钱出力,半点不让儿媳妇委屈分毫。

就是如此事事迁就,处处退让的态度,让儿媳妇陈玲道德败坏的本性越演越烈。

2

孩子带到了五岁,眼见着婆婆掏钱的力度越来越小,陈玲开始怂恿老公让婆婆把店铺转让出去。

因为婆婆总喊腿脚关节疼痛,做不动了,想把店铺低价盘给相熟的一个老姐妹。

陈玲私下打听过,那家店铺加上设备转让的话,最少能转十五万。

狗盯上了有肉的骨头,不管是不是它嘴巴里的骨头,那都要抢到口。

为了钱,陈玲在床上的枕头风吹得厉害。

为什么婆婆总说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怨怼的儿子,那多半是没能力,担不起家庭责任的男人。

张文斌也不愿意母亲把店铺低价转给别人,等他把要盘铺子的人带到母亲店里的时候,菊芳阿姨才知道,儿子已经收了别人三万的定金。

“你让我转铺子好歹跟我商量一声,这样不声不响就替我做决定盘了铺子,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原本我还想再做几年,你刘姨还等着转我的铺子......”

菊香阿婆知道,儿子从来不会管她的事,这都是儿媳妇在背后怂恿做主,目的无非就是打钱的主意。

这个儿媳妇说实话她其实不中意,为人自私自利,贪得无厌。

人自私没错,可总是一味把手伸到别人的口袋里来,这就关乎到家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

人贪财无错,但为人贪财要有道,不能人心不足蛇吞象,为人不仅仅要有道德,还要懂得感恩。

老人帮扶你是人情,不帮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她含辛茹苦,已经把儿子拉扯成人了。

这个儿媳妇总觉得她这个婆婆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活该她养了儿子,养儿子就应该养儿子,负责儿子小家所有开销,包括孙子的开销,她刘玲就应该是家里的皇太后,所有人都应该听她的。

定金付了,店铺不转也不行,菊香阿婆生气也不愿意再劳碌,索性把铺子盘了出去,转让剩余的十二万,牢牢地握在自己手里。

3

当老人没了经济来源,儿子又靠不住的时候,老人会紧紧握着手里的钱。

不用再干活,菊芳阿婆每天待在家里开始养老,做点家务,接送一下孙子。

刚开始刘玲还有个好脸色,没过多久,刘玲让老公以儿子报补习班的借口,找婆婆要三万块。

菊芳阿婆以上次儿子拿了那三万转让定金没还给她为由,拒绝儿子,并告诉他,他们如今长大了,自己小家庭的开销费用,都应该自己负责,往后他们住在家里要交生活费。

钱没拿到,往后孩子的费用都要自己负责,连带生活费也要开始支付,刘玲不乐意了,自此开始,看待婆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左右挑剔,总之,好像婆婆是这个家多余的废物。

“妈,你看你如今还能动,要不你出去找个事做吧,这样也能帮衬着家里一点。”张文斌自己说这话都觉得打脸。

原本母亲做生意做得好好的,媳妇为了打那点转让费的心思,硬是让他把母亲的店铺盘出去了,现在又嫌母亲在家里碍眼。

母亲把他拉扯到这么大,他没好好报答,还成天被夹在婆媳矛盾里,里外不是人。

“我退休了,横竖我不吃你们的就是。”菊芳阿婆看出来了,儿媳妇这是嫌自己这把老骨头碍眼。

她都觉得好笑又不可思议,一个外来的人,怎么好意思住着别人的房子还给脸色给房主看,还妄想把房主赶出去,她好霸占房子。

难道一场婚姻就能让变相的鹊巢鸠占,合情合理吗?

婆媳的矛盾在儿媳妇看待婆婆不顺眼的沉默中逐渐累积。

4

“妈,你看乐乐如今也大了,你也不能总跟着孙子睡一间房,我给您租了一个一室一厅,那里条件也都还便利,要不您就搬出去,也省得总是帮着我们做家务,总劳烦您我们也过意不去。”

陈玲主动替婆婆租了房子让婆婆搬出去。

菊芳阿婆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儿媳妇吃相已经难看到了这种地步,她不拿钱出来,儿媳妇就明目张胆地要把她赶出去,这是她的房子,搞错了没有。

为了儿子的小家,菊芳阿婆忍了,自己搬了出去,就让他们好好过日子。

可后来儿媳妇越来越过分,接二连三要不到钱,她连孙子都不让自己见,甚至连过年吃年饭,家门都不让自己进。

阿婆忍不住委屈向亲戚诉苦,亲戚都说:“如今谈什么养儿防老,你那个儿媳妇明眼人一看就晓得是个没道德没人品的,现在你手里有钱都这样把你赶出去,等你老了动不了,她为了早点拿到你的钱,还不晓得怎么折腾你,咱们都看得明白,那房子是你一辈子的心血,钱到底比儿子靠得住。”

钱比儿子靠得住,这话菊芳阿婆听进了心里。

如今市中心的房子值三百万,她决定卖掉房子,给儿子付个位置偏一点的两居室首付,多的钱,自己留着养老。

她辛辛苦苦一辈子,把儿子拉扯大,供他念书成家立业,任务已经完成了,儿子的行事她也看得明白,指望不上,儿媳妇更是靠不住,也没什么关系。

既然婆婆和儿媳妇没什么关系,那儿媳妇有什么理由反对她卖自己的房子呢?

5

陈玲还真就反对了,对着婆婆破口大骂,骗婚不要脸,活该死了老公守寡,没儿子养你老等等诛心没家教的话都骂出了口。

那些难听的话,直接把菊香阿婆骂进了医院,在住院的期间,儿子来看望过母亲一次,只让母亲不要卖房子,其他认错抱歉的话语,一句都没有。

阿婆痛心疾首,悔恨自己没有把儿子教得感恩,更没把儿子教得懂得担当懂得人应该自力更生,更悔恨自己没有替儿子把好关,寻一个人品可靠的儿媳妇。

人的付出总是有限的,菊芳阿婆出了院,立马寻了律师打官司。

这场官司都无需多加审理,卖房子是顺理成章的事。

房子卖了后,菊芳阿婆只给了儿子一百万,也不再管他们的事。

她自己买了一室一厅,余下的几十万,再次盘了间铺子做起了汤包的小生意,养活自己,也充实自己晚年的生活。

在阿婆店里吃汤包的时候,问起菊香阿婆对于婆媳间相处的心得和感慨。

阿婆叹息地笑了笑。

婆媳远香近臭,婆婆不是帮儿媳妇,是帮自己的儿子。

遇上个感恩的儿媳妇她自然会记得婆婆的好,遇上个人品败坏的白眼狼,你做再多她都觉得你是理所当然的。

婆媳间哪有什么理所当然,无非都是情谊的来往,你能做初一,她也能做十五。

你欺她年少无依,她能冷眼看你年老无人过问。

儿媳妇横行霸道欺凌婆婆心疼儿子处处退让,婆婆也能狠了心肠,让成年的儿子独自去面对世道里的风雨。

对着没良心的白眼狼,树大分叉,人大分家,这才是生活里的理所当然。

各自生活,离远一点吧。

好像真的是这个道理。

无论是白眼狼的儿媳妇,还是白眼狼的婆婆,相互都离远一点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29046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