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的武林(210):武术班班花

时间:2022-05-06 21:00:01

图文不相关

记录上世纪80年代-本世纪20年代,40年间的武林点滴和社会变迁。以事实为依据,进行了文学演绎。技术是事实,故事是演绎。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许如雨把张子送到长矶车站,刚好来了一辆小巴,“北碚北碚。”售票员喊着。

“课表我回头转交校长,别忘了找个女老师哦。”许如雨叮嘱他。

张子点点头,“没问题。”说着上了车,两人挥挥手,小巴像一阵风一样往前冲去。张子往回看去,只见许如雨像一只飞翔的蝴蝶,驾着摩托车呼拉拉地回驰在水泥马路上,很快就隐没在柑橘林中。

张子回到学校,正赶上下午的课,老师当堂批改作业,主题是:苏轼的出世与入世精神。张子写的作业受到了老师的好评,认为他把握人物心态准确,查阅了大量资料,对诗词背景了解得全面深入,足见一分功夫一分收获。张子没说他是苏轼的粉丝,早就细读过苏东坡传了。

下了课,张子没回寝室,直接上三楼去了体育系的楼层,他要问问武术套路班的那个班花叫什么名字,好去找她。

一进赵飞的寝室,就看见几个人正在打牌,张子认得其中一个参加过两周前的校散打比赛,当时他被打昏过去,吓得他女朋友也是中文系的系花郑莉莉直哭。张子瞅着他,那人认得张子,热情地打招呼,像看见家人一样。

“你好。你。。。”张子想不起他叫什么。

“朱泗洋。”小伙子自报家门。

“对对。”张子假装一拍脑门。心想:这小子运气真好,能让我们系花看上。

赵飞要拉张子一块儿玩牌,张子连忙说:“你们玩,我问个事就走。你们套路班的那个班花叫什么名字?”

赵飞瞅着他,笑咪咪地说:“龚学敏。怎么?看上她了?”

“别瞎说。”张子打断他。

赵飞呵呵直笑。朱泗洋却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子,热切地说:“她还没有男朋友。”

“让班花闲着,你们这是犯罪啊。”张子回应他。

“我,跟我没关系,我外语系的。”朱泗洋说。

“外语系的才厉害啊,系花不都便宜了别的系嘛。”张子说。

朱泗洋一愣,随即哈哈笑着走近张子,一手举着牌,另一手搂着张子的肩头,语气忽然急转直下,郁闷地说:“你是不知道啊,老子都快累死了。”

张子不解地瞅着他。

“嫌我不像个男人,她说的话能气死人,妈的老子难道。。。”朱泗洋说到一半,急忙住了嘴,显出恼怒而纠结的神色。

“一对2,三个3,三个10,四个。。。”张子说。

朱泗洋连忙把牌捂在胸前,慌乱地说:“谁让你念我的牌的。”

赵飞哈哈大笑,“啪”地甩出一对牌。

张子转身走出了寝室。

朱泗洋在后面追出来,说:“她现在不在学校,在沙坪坝一中实习呢。跟我一个学校。”

张子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

“我今天没课,回来拿衣服。晚上回去,你要不要一起去?”他说。

“我去了住哪儿啊?”张子问。

“有床铺。就是没被褥。”

“得了,我明天去找她吧,怎么坐车?”

“对了,有地儿。赵哲明天没课,他今天不回去,今晚上睡他的床就行。”朱泗洋说。

“行,你几点走?”张子问。

“吃完晚饭。”

“现在4点半,离5点开饭还有一会儿,需要我帮你打饭吗?”张子问。

“那好,打一份回锅肉就行了。”他说。

“米饭吃多少?”

“半斤。”

张子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他听到身后朱泗洋大声说:“刚才那把牌不算。”

另一个声音说:“你说不算就不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24965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