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福生文集:6:难忘初夏杨梅红

时间:2022-04-19 05:39:10

       作者简介:吴福生,生于1943年11月,1963年3月入伍,1966年4月入党,1968年3月退伍分配到原七二一矿湖港分矿工作。1996年1月调七二一矿党委宣传部任《抚卅铀矿报》编辑并负责对外新闻报道工作,2003年光荣退休。吴福生同志是《游子》报的骨干作者,长于写千字文。

难忘初夏杨梅红

■作者:吴福生

  初夏,正是杨梅成熟的季节。那红红的杨梅,只要我一想起它就会禁不住咽口水。

  我的老家地处赣南的一个小山村。初夏时节,屋后山上的一棵棵杨梅树就挂满了红红的杨梅,成为我儿时记忆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山里的孩子都喜欢吃杨梅,记得家乡刚解放时粮食不够吃,山上的各种野果便成为了孩子们的充饥食物,而杨梅则是最好吃的了。每到初夏时节,一群放牛的孩子就把牛赶到山上,一个个敏捷地爬到树上摘下杨梅,坐在树干上一颗颗放到嘴里,甜酸的杨梅便连核也一起吞进肚里去了,直到把小肚皮撑得浑圆,四只小口袋装满杨梅,才会恋恋不舍地从杨梅树上爬下,去寻找各自的牛回家。

  我和山里的孩子可以说是每天嘴里吃着、眼里看着杨梅长大的。在杨梅由青变红的时候,我们就会背上竹篓把杨梅摘回来,母亲就会把杨梅洗干净,薄薄的摊在米筛上放在太阳下晒干,便成了又酸又甜的杨梅干。那时杨梅干是我们山里孩子的主要零食,也是家里送给山外亲戚朋友的一种礼品。

  每到五月初,树上的杨梅熟透了,只要我们爬到树上,用手摇动树枝,杨梅就会掉下来。这时,我的母亲就会小心把杨梅一个个捡到竹篓里,挑到集市上去卖,然后买回油盐和我们兄弟几个上学用的学习用品。

  我参加工作后,有一年回家探亲,临走前,母亲捧出一小罐用蜂蜜浸渍的杨梅干要我带上,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在单位上要好好工作,听党的话,努力上进,想吃杨梅捎个信回家啊。”母亲只说了这句,而我的双眼却早已盈满了泪水……

  转眼又到了杨梅红满树的季节,禁不住想起那罐用蜂蜜浸渍的杨梅干,想起母亲……@原文刊载于《721矿游子》第197期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