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大叔坦言:中年男人的重情重义,不值一提!

时间:2022-03-20 22:34:34

我是1968年出生的,今年54岁。在我5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8岁不到,母亲就带着妹妹改嫁了。

之后,我一直都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爷爷是远近闻名的老木匠,12岁的时候我就跟着他走村串巷,做起了学徒工。

15岁的时候,爷爷就患肺结核走了。爷爷走后,奶奶没有再让我做木工,但在一位堂姑的介绍下,我开始在一辆班车上售票。

车子是从隔壁镇上开往县城的,每天早上6点半发车,晚上7点左右回来,中间会有两三个小时的等客时间。

因为当时的交通不方便,我必须每天早上5点半就起床,然后自己整一点前天晚上的剩菜剩饭,再骑上40分钟左右的自行车,在发车之前赶往发车地点。

这项工作,我整整干了五年。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山里的早上5点半是什么样子,夏天会稍微好一点,但冬天却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必须挎着手电筒才能看得清路。到了春天更是艰难,每天都有下不完的雨,不但道路泥泞,而且天气特别寒冷,等我赶到车上的时候,常会无法避免地弄得一身透湿。

所以,那个时候,估计我已经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只是人还年轻,全都靠身体扛。但又能怎样呢?因为,这份工作是我和奶奶的唯一生活来源。

19岁那年,我认识了我老婆虹。虹比我小4岁,当时在县城上高中,但因为放心不下乡下的外婆,所以每两个星期的周末都会回来一趟。她外婆就住在离我们陈家庄只有3里路的林家渠,所以时间凑巧,我都会用自行车带她一程。

后来,彼此熟悉了,我们一路上都会聊个不停,从城里聊到乡下,再从乡下聊到城里,以至于有时候我会聊得忘记开关门,会忘了卖票,但她是个既细心又热心的人,每次都会及时提醒我。

没多久,我们就好上了。20岁那年,我也没再跟车,于是就去了县城务工。最开始,我是在她们学校边上的一个篾匠部做短工,大概做了两年多,后来在她的帮助下,我就自己开了一家自行车修理部。

可能是因为受我的影响比较大吧,但主要还是她自己的家庭问题。虹在高考落榜,再补习一年继续落榜之后,就没有再上学了,而是在家待业一年,去了她妈妈的纺织厂做学徒工。

1993年,那一年我25,她21,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也遇到了她家的很大阻力,但凭着怀在肚子里的孩子,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我们最终还是领证结婚了。

没多久,她又怀上了老二,因此在单位也错过了一些机会,再加上又赶上当时的体制改革,所以,她就顺理成章地下岗了。

下岗后,为了支持她的再创业,在我的建议下,我们一家四口举家搬离了县城,来到了A市做起了五金批发生意。

这个生意,我们一做就是20年。虽然很辛苦,也没有发很大的财,但至少让我们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我们不仅自己买房买车,把儿子送上了大学,而且还从老家带出了一批人共同致富。当时在我们市场做得比较好的,我的堂弟和表哥,还有虹的外甥和小叔叔,全都是我们带出来的。

然而,从2012年开始,我的风湿性关节炎就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不只是影响正常生活,而且还出现了并发症——库欣综合症。

这种病,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治疗,只能养,不能根治。所以,考虑到个人健康问题,我从2013年起,就基本上对生意上的事情不太过问了,一般都是由我老婆的外甥全权负责。

让我没想到的是,短短三年的时间,她外甥居然被人以虚开收条的形式,拆东墙补西墙,瞒天过海骗走了120多万的货款。

但是,出于人道主义,我又不能告诉我老婆,因为我老婆知道了,以她的性格就一定会去大闹。而且,她外甥还是个残疾人,根本不可能有偿还能力,家里的关系也特别复杂。另外,我们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

所以,在她外甥的再三哀求下,我决定帮他瞒着,自己偷偷想办法。可事实上,当时我们的生意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每年的收入都在以20%以上的速度递减,但家里的日常开销,却一年比一年高。

于是,为了补上这120万的窟窿,我干过跑腿、做过黄牛、开过代驾,还在外面偷偷借过三分钱的息。

最难的时候,我只能靠倒腾信用卡维持家里的正常开销。车子、手表和皮带,所有自己值点钱的东西,我全都卖掉了。

而且,我还曾因为连续6年,没有送过一件礼物给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孩子,被家庭冷落和误解,甚至被他们施以冷暴力。

但就在半年前,我终于把这最后的10万块钱窟窿给补上了。虽然人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但内心却还是感慨万千。

回望这一路走来的艰辛。我从幼年丧父,母亲抛家不顾,到结婚之前的艰难困顿、居无定所。再从25岁开始创业,到45岁之前在事业和家庭上的相对成功,然后不断地把身边的人带出来共同致富,最后又在事业的急速下滑时期,背上这飞来的120万元外债,直到把它全部还清……我真的觉得,自己对得起所有的人,也无悔于自己的人生。

但不得不说的是,在这最近五年,我还是看到了一些,之前不敢相信,也不忍直视,但却不得不面对的人性最丑恶的一面。

它彻底扼杀了我作为一个中年男人的天真,尤其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亲人,和一个自视为比较成功,并且自以为温暖、踏实、上进的中年男人的天真(此处,可以省略一万字)。

它让我真正明白: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所谓值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恩情,抑或是曾经同甘共苦的夫妻之情,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在人类变得越来越自私的人性面前,它其实都是不值一提的,都可以成为一个说放就能放掉的屁……

但最后剩下的,却只有日益薄凉的人情,只有自己残破的身体和有气不能撒、有力使不上的勇气!

版权说明:本文系蔚蓝原创,转载请后台留言,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作者天空永远蔚蓝,原名张敏,知名情感专家,专注婚恋情感研究十余载,发表相关作品千万字。代表作《爱的细节》、《为何越爱心越伤》。微信公号:天空永远蔚蓝(ID:tkyywl100)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0.156428s